欢迎来到第一物流网

关注掌链公众号

洞悉物流供应链

当前位置: Home > 运输物流 > 航空 >
以星综合航运:从中东战火中走的全球航运巨头
来源:掌链    作者: 管一 阅读:361 日期:2022-06-09

76年前的1945年,在美国政府及资本支持下,当以星综合航运(Zim)把全球数十万犹太人运到复国新建的以色列,以星综合航运也被打上了民族复兴的烙印。那时,也许没人想到,这个船企会在70年后成为全球航运界的巨轮。

在2021年全球前十大船公司利润榜上,以星综合航运位居全球第八。日本三大船公司整合的ONE也被她远远甩在身后。而在2021年全球前十大集装箱航运企业中,以星综合航运运力规模已经跃居全球第十。

76年后,当以星综合航运于2021年初在美国资本市场成功上市,人们可能没想到这个来自弹丸之地的航运企业发展仍势如破竹。以星综合航运近期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净收入为17.11亿美元,去年第一季度为5.9亿美元,净增长率190%,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的季净收入。

掌链·第一物流网本期《海运登陆供应链》解读以色列航运娇子以星综合航运。

一、集装箱船运巨人:以星综合航运

111.jpg

(以星综合航运 )

1945 年, 以星在以色列成立,成立之初就将数十万移民运送到了新成立的以色列国,后来从客运转向货运,最终定位为 1970 年代领先的轻资产集装箱班轮航运公司。

1960 年代末,以星的高层审视了在美日之间运营的太平洋星光航线。决定将业务重点转移到创新的运输方式上:集装箱运输。当时,这是一项只有少数公司有经验的新技术。它需要在船舶、设备、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方面长期规划和投资。

在时任首席执行官 Moshe Kashti 领导下,以星不顾行业内的质疑(甚至是直接反对)开始了冒险。回首往事,当集装箱服务成为 ZIM 的唯一业务领域时,这一决定才显得富有远见。在发觉集装箱革命的巨大潜力方面,以星领先于业内最有经验的专家。

以星从建造集装箱到建立路线、码头、阵列运营、服务和品牌逐步完善自身业务。以星集装箱服务(ZCS)成立于1972年,创造了第一条3洲线航线,成为其他公司的原型。这是一条完全意义上的全球航线,将公司定位为全球航运领域的创新领导者。

222.png

(全球集装箱运力排名 来源:Alphaliner)

根据 Alphaliner的数据,截至 2022 年 6 月,以星运营着131 艘船舶,总容量约为 474969 TEU(20 英尺当量单位)。该公司航线遍及五个地理贸易区,包括跨太平洋(40%)、跨大西洋(18%)、跨苏伊士(10%)、亚洲内部(27%)和拉丁美洲(6%)航线。

333.png

(以星2021年各航线收入  来源:以星财务报表)

444.jpg

(以星综合航运业务网  来源:以星综合航运官网)

为应对日益增长的电子商务需求,以星于2020年推出全新的优质高速服务:以星电子商务快线(ZEX),将货物从中国运往洛杉矶;以星中澳快线( CAX),将货物从中国运往澳大利亚。

Zim 还表示,这些服务旨在运输“对时间敏感的货物,这为空运提供了一种引人注目的替代方案”,从而使其能够“在新的利基通道上执行,我们可以提供独特的产品并成为客户首选的承运人”。

二、以星的野心:美国上市融资

555.png

(以星股票不断飙升  来源:Capital Com Bel)

过去,以星一直努力在其竞争对手的阴影下寻找盈利之道,在 2020 年的前九个月,以星实现了 1.578 亿美元的利润,相比前一年同期的 1420 万美元实现了飞跃。

2021年,各行业都忙于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造成的贸易中断,而以星的利润率在这些行业中名列前茅。这一增长为以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扫清了道路。2021年1月,ZIM在IPO后上市,这是以星综合航运公司自 2018 年以来首次在美国上市。

上市之前,ZIM于2014年进行了一轮重组,决定了公司的股价架构和管理层。重组的原因也很简单:航运公司在过去几年表现比较差,债务累累。这轮债转股重组之后,ZIM的债务也从34亿美金降到了20亿美金,股东结构也从Israeli Corporation 100%控股变为债权人、船东等混合持股。

管理层发生了变化,公司发展战略也调整为全租模式,不直接拥有船只,集中于盈利强的业务。

666.png

(全球运力排名 来源:Alphaliner)

海事数据提供商 Alphaliner 称,目前以星仅控制全球 1.9% 的集装箱运力。该公司的竞争对手是欧洲和亚洲的船舶运营商,其规模是以星的 10 倍,并已组成三个共享船舶和港口停靠的全球运营联盟。

在截2022年6月7 日,这三个集团,包括丹麦的 A.P. Moller-Maersk A/S、法国的 CMA CGM SA 和中国的中远海运控股有限公司等巨头,共同处理了全球所有海运业务的 80%多。

三、另辟蹊径:开展各种跨境合作

777.png

(以星综合航运与阿里巴巴合作 来源:以星Facebook)

直到几年前,Zim在航运界仍被视为其竞争对手的潜在收购目标。然而,自 2017 年接任 CEO 以来,格利克曼先生却一直试图利用以星的小规模优势,瞄准主要贸易航线以外的利基市场,并为其服务寻求溢价。

格利克曼表示,自去年以来,亚马逊、沃尔玛和 Target Inc. 等零售巨头的需求激增,为 ZIM 的优质服务开辟了新的机遇,包括从空运供应商那里瓜分流量的潜力。空运服务的成本通常远高于海运,但可以提供快速运输。

但如今,交付时间的差距(正常情况下可能长达数周)已经缩小,因为客机停飞,托运人不得不在运力紧张的航空市场一直等待。

“常规的航空服务是五、六天,”格利克曼先生说。“许多客户使用我们的船节省了 80% 的空运成本。我们有一份名单,上面全都是等待使用我们点对点服务的客户。”

888.png

(以星ZEX, ZX2,ZX3航线  来源:以星综合航运官网)

目前以星开通快船直达航线有3条关于中国的航线:ZEX,ZX2.ZX3。ZEX是深圳市盐田以星正班船航线,ZX2是深圳市盐田以星加班船航线,ZX3是上海以星航线。

其中ZEX的性价被普遍认为比美森快船更好,成为中国华南地区到美国的海运最具竞争力的航线之一。ZX2是由东南亚泰国林查班始发,再挂靠厦门,厦门港开船10-11个工作日直达美西洛杉矶港口。ZX3航线在 2021年5月3日首航宁波港开船,海上航线时间也是开船后9-10个工作日到达美国奥克兰港。

去年年中,以星开通了华南深圳至洛杉矶的每周直达航线,并增加了中国和东南亚至澳大利亚的两条航线。经纪人说,这些航线已经非常受欢迎。以色列最近与中东和非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这也为以星提供了更多的增长前景。该班轮去年年底推出了前往迪拜的服务,并可能增加前往摩洛哥的航线。

999.png

(以星入驻WAVE BL平台 来源:WAVE BL官网)

2017年,以星综合航运开始使用WAVE BL平台,率先在航运业实施了无纸化电子提单试点,这种方式此后受到广泛推广,成为行业领军。目前,ZIM的全球客户皆使用电子提单。

数字化提单正彻底改变航运单据,大幅减少时间、复杂性、错误和相关各方的成本,同时保持高度的安全性。更重要的是,数字化提单比传统纸质提单更具可持续性。与IG P&I Clubs和eUCP 600等国际规则、标准和保险范围相一致,WAVE BL独一无二的分散式数字单证解决方案为航运业带来了新变革,成为安全高效远程业务的新行业基准。

10-10.png

(以星与WAVE BL合作  来源:WAVE BL Facebook)

以星综合航运总裁兼首席执行官Eli Glickman:"我们早期采用WAVE BL区块链平台,来推动无纸化贸易,凸显了我们在利用数字战略为客户提供最佳服务方面的领导力。事实证明,这对ZIM以及改变行业来说,是极其成功的。"

以星综合航运的首席信息官格利克曼表示"自从完成了WAVE BL平台与我们系统的整合,我们可以为每一位客户提供无纸化运输,这在COVID-19期间是一个巨大优势。我们很高兴也很自豪地继续支持这家领先的企业。"

四、以星综合航运的轻资产运营模式

(1)以星的胜算:商业模式

以星综合航运始终保持高度自由,独立性的运营方式。以星综合航运自始至终不加入任何航运联盟,是想由此高度自治,保持独立性。不论在2M、OCEAN Alliance、THE Alliance还是CKYHE、G6和O3时代,以星航运均存在于联盟格局之外,尽管它曾以各种形式与不同联盟进行船舶共享协议(VSA),但独立运营商的身份仍是确定的。

当然航运联盟有其天然优势。航运联盟的班轮公司之间可以在运输服务领域航线和挂靠港口互补、船期协调、舱位互租,以及在运输辅助服务领域则信息互享、共建共用码头和堆场、共用内陆物流体系。

11-11.png

(以星发展历程 来源 以星 tweet)

以星航运看到了与航运联盟合作的优势,且在大环境下,它亦无法做到完全孤立,以星航运在每一个细分航线市场上都找了的合作伙伴。以星是以“独立"的船公司身份和2M联盟在亚欧航线上保持合作。由于联盟超大型集装箱船在跨太平洋航线布局较少因此这对独立船公司ZIM更为有利。

航运行业不可预测且具有周期性,一种平抑起伏的商业模式对以星来说似乎是一个加分项。也许以星不会像其他公司那样从持续的航运繁荣中受益,但它们的不利因素也有限得多。以星较小的规模也意味着它经营较小的船只,而不是大公司的巨型船舶。

与竞争对手相比,以星较小的船舶更快,周转时间短,如果客户担心延误增加,这就是宝贵的优势。当空运在淤积阻塞,以星快船就设法从空运商手中抢走了业务,这是一个不太灵活或速度较慢的巨型船队无法做到的。

以星的灵活性和效率得到了该行业一些最大参与者的认可。值得注意的是,以星与阿里巴巴签署了一项协议,让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的B2B国际网站)上的买家在阿里巴巴平台上直接从以星购买货运。

(2)轻资产业务模式

除了独特的商业模式以外,以星综合航运还采用轻资产业务模式,能够根据市场条件优化机队规模,在经济低迷时提供一定的安全边际。这种模式使其能够快速使用以液化天然气为燃料的船舶,以减少燃料成本上升的风险。

对于每个拥有移动资产的资本密集型行业,如航空或海运,都会出现资产所有权战略的问题。许多公司更愿意自己完全拥有船舶或飞机,这使他们能够更好地控制设备,并在繁荣时期实现利润最大化。但这也意味着在危机期间,如果没有需求,这些资产可能会变成负债。而另一种选择是“租用”船只,这夜是以星遵循的模式。通过不拥有这些船只,以星能够根据市场情况快速调整其运营船队的规模和组成。

轻资产模式的优势不表现在数量上,而是表现在船舶类型上。随着需求周期的加长与水平的升高,ZIM正在调整其船队构成。这也发生在油价大幅上涨且船舶使用的船用油供应不容易找到的时候。在乌克兰战争开始之前就是如此,这增加了石油供应的压力。自 2021 年以来,10 艘 15,000 TEU 容量的船舶(ZIM 有史以来最大的船舶)和 13 艘 7,000 TEU 容量的船舶通过包租加入以星船队。这些船艘都以液化天然气为燃料。在亚洲-美国东海岸航线航行,以星将能够利用便宜液化天然气来节省资金。

这也将使 ZIM 成为该行业中碳密集度最低的参与者之一。随着气候变化日益受到关注,这将为以星带来两个好处:如果碳税提高,它们将具有竞争优势;如果需求保持稳定或减少,它们可以部分取代现有的“租用”船队。

五、面向未来:参与技术和低碳革命

(1)使用数字工具提高盈利能力。以星一直在投资信息技术系统、数字化、数据分析和结果实施以及人工智能 (AI),以提高整个集团的效率和盈利能力,同时节约成本。

在其正在实施的技术工具和开发中,以星开发了前端和后端平台和应用程序,这些平台和应用程序优先考虑具有更高收益的船舶和货物组合,从而促进开展业务。例如,其收益管理平台 Hive 支持即时货物选择和预订。

12-12.jpg

(以星液化天然气燃料船 来源:Maritime Activity Reports)

(2)投资“绿色”液化天然气双燃料船:在 2021 年 12 月的投资者介绍中,以星表示,它希望成为竞争对手中碳强度最低的运营商,到 2024 年,其运营的船队中超过 40% 的运营商将使用液化天然气 (LNG)。

以星表示,传统船舶的船用燃料由石油蒸馏获得,而液化天然气双燃料船是“可用的最清洁技术”。与化石燃料相比,LNG 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减少 25%,硫含量减少 99%,氮氧化物排放减少 85%。

作为其碳减排计划的一部分,以星已就 10 艘 15,000 标准箱的船舶和 15 艘 7,000 标准箱的船舶签订了两项长期租船协议。15,000 TEU 船舶将服务亚洲-美国东海岸贸易航线,预计将于 2023 年 2 月至 2024 年 1 月期间交付。ZIM 计划使用这 7,000 TEU 船舶服务于各种全球和区域贸易航线,预计这些船舶将于 2023 年第四季度至 2024 年之间交付。

 (作者:管一)

底图.jpg


© 2021 CN156.com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掌链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cn156@188.com 《第一物流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8029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