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物流网

关注掌链公众号

洞悉物流供应链

当前位置: Home > 快物流 > 快运 >
路歌背后数字货运上市热:是金主“所迫”还是货主“所逼”?
   作者: 张末 景舟 阅读:17626 日期:2023-03-21

3月9日,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品牌名“路歌”)正式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宣传称“港股数字货运第一股”。不过,赶在同城货运平台快狗打车在港股上市之后,路歌应该是“港股数字货运第二股”。

路歌发售价为每股2.9港元,全球发售募集资金约1.25亿港元(约合1.09亿元),融资规模不大,但对背后资本和创业者来说,上市意味着熬出头了。

1.jpg

(路歌创始人 冯雷)

路歌也成为中国数字货运领域继满帮、快狗上市之后的第三家数字货运物流平台。在路歌身后,货拉拉、G7物联、中储智运、福佑卡车等数字货运企业还在股市大门外排队。

在经济发展预期不确定下,数字货运企业的上市脚步似乎越来越急促。掌链·第一物流网小编今日盘盘为何数字货运企业急上市?

一、 万亿级市场为何养不出盈利奶牛?

也许全球找不到第二个像中国这样庞大规模的公路物流市场,公路物流不是暴利市场,但金矿一直都在。

2021年,就货运量而言,道路货运占中国总货运市场的约78%。中国道路货运生态圈总市场规模自2017年的人民币8.4万亿元增至2021年的人民币10.5万亿元,预计2026年将达到人民币13.9万亿元的总规模。

按运费计,整车运输占中国道路货运市场约60%。据灼识咨询信息,2021年中国整车运输市场规模达4万亿元,预计2026年将达到人民币4.5万亿元。

2.png

这能给路歌、满帮、货拉拉等中国数字货运平台带来多少金矿?

2021年,以线上GTV计,中国数字货运平台市场规模为4300亿元,在整车运输市场中的渗透率为10.7%。预计数字货运平台市场规模将在2026年扩大至7590亿元,在整车运输市场渗透率达16.8%。

3.png

成立于2002年的路歌是国内最早服务于公路物流领域的互联网平台之一。在庞大的公路物流金矿上,路歌挖走多少金子?

按线上GTV计,2019年、2020年、2021年及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的九个月,路歌数字货运平台线上GTV分别234亿元、279亿元、380亿元以及273亿元;数字货运业务收入分别为35亿元、46亿元、63亿元以及47亿元。

就盈利而言,路歌近三年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79.6万元、4137.3万元、8730.9万元,实现了扭亏为盈,是网络货运领域少数盈利企业之一。2022年度,路歌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7.11亿元,毛利2.59亿元,调整后净利润3355.1万元。

但即使如此,资本市场似乎缺乏投资热情。路歌首日却以2.81港元/股的开盘价入场(较发行价下跌3.103%!)并且截止到3月17日2.87港元收盘,路歌股价仍然没有回升至发行价。

4.png

放眼同类企业,自满帮、快狗上市以来,其股市行情均表现欠佳。而零担快运业务国模领先的公路物流巨头安能、德邦,上市后也没过上好日子。

满帮集团:“中国数字货运第一股”,首个在海外上市的中国数字物流企业。2021年6月以19美元/股上市纽交所(NYSE: YMM),截止3月17日以7.11美元收盘,缩水超60%!

5.png

快狗打车:“港股数字货运第一股”或“港股同城货运第一股”,自2022年6月以21.50港元/股的发行价上市以来,经历“三连跌”后,截止3月17日以2.36港元收盘,创上市以来新低!

6.png

安能物流:被称“港股快运第一股”,但自2021年11月以13.88港元/股的发行价上市以来,截止3月17日以5.06港元收盘,难以摆脱“下跌”之势!

7.png

如今,全球经济阴霾未去,干线货运领域如安能等,同城货运领域的快狗打车等,也都面临烧钱模式退潮后的窘迫。

展望未来,作为“港股数字货运第二股”的路歌,上市也只是开始,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上市是金主“所迫”or货主“所逼”?

早在2021年,路歌就传出上市传闻,然而在疫情困扰,收入受困形式下最终搁浅。同期,还有福佑卡车传赴美上市也搁浅。

但数字货运企业犹如非洲马拉河岸的角马,虽然面临狮子、鬣狗、花豹等追猎,仍不顾一切寻求过河上岸,谁给的压力?

(一)金主:急待平台上市变现

从2020年网络货运元年以来,网络货运成为各地争食的香饽饽,各地补贴政策加码。截至2022年6月底,据交通运输部相关统计,全国共有2268家网络货运企业(含分公司),整合社会零散运力515.6万辆,整合驾驶员462.3万人。

但补贴不能长久。一方面,疫情过后,地方财政紧缺。另一方面,不同地方对网络货运平台的财政补贴不一,带来不公平竞争。(有些地方给予的税收返还,能达到当地留存部分的 95%,有些地方可能只有 50%)

尽管路歌在IPO中提及: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据资料显示,路歌的“盈利”主要依赖政府补助,近三年其合计获得政府补助38.81亿元!

8.jpg

据IPO显示,维天运通于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以及截至2021年及2022年9月30日止九个月,与货运服务项下数字货运业务相关的政府补助分别为人民币112.3百万元、人民币1.69亿元、人民币2.36亿元、人民币1.74亿元及人民币1.84元。

与货运平台服务项下数字货运业务相关的政府补助分别为人民币6.32亿元、人民币8.13亿元、人民币11.80亿元、人民币8.78亿元及人民币8.46亿元;税金及附加相关政府补助分别为人民币1.72亿元、人民币2.11亿元、人民币3.55亿元、人民币2.62亿元及人民币2.56亿元。

对此,路歌也曾坦承:“我们有关数字货运业务的盈利能力一直并预计继续依赖于当地财政局提供的政府补助。如果我们无法继续获得该等补助,我们的财务表现可能会受到重大影响。”

掌链·第一物流网小编小问一句:“路歌们”如果再不上市,地方财政再补贴断奶,多少数字货运平台还是金主的香饽饽?

金主等希望投的都是利润奶牛,不是资本粉碎机。上市之前, 路歌已获C轮融资。

据招股书披露,维天运通分别于2015年2月、2015年10月、2018年6月、2020年11月获得A轮、A+轮、B轮、C轮以及其他投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集团、毅达资本、中信投资、北汽产投等。

 9.png

就公司收入而言,维天运通由2019年的人民币36亿元增至2020年的人民币47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21年的人民币63亿元,自2019年至2021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3.0%;并由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九个月的人民币46.7亿元增至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九个月的人民币47.1亿元。

C轮融资的完成,意味着要冲击股市,冲不进去就意味资本变现遇阻。因此路歌如此急需要上市,G7物联、货拉拉也无非如此。

(二)货主:不等第三方平台成熟

对网络货运平台企业来说,金主不投顶多是口粮少了,但货主不陪玩估计就是砸锅了。但砸锅的事却正在越来越多地出现。

近年来,中国制造业加速供应链数字化,在物流方面也需要强化透明且自主可控的数字物流体系,于是纷纷自建网络货运平台。

以钢铁产业为例,为推进自身降本增效,全球最大钢铁企业宝武集团在2015年整合原有大宗商品电子商务优质资源,以全新商业模式建立了自有数字物流——欧冶云商。

0.png

2023年1月,宝钢股份、中南钢铁、太钢集团、八钢公司、马钢等16家制造基地先后完成物流专业化整合,宝武大宗商品智慧物流服务平台初步建成,实现“业务、系统、平台”等维度全面对接。

对钢铁工业巨头来说,通过推进物流数字化转型,进而构建数字供应链体系,是其推进供应链全链路的降本提效。对钢铁工业巨头来说,通过推进物流数字化转型,进而构建数字供应链体系,是其推进供应链全链路的降本提效。

对第三方物流企业来说,如果不能提供更综合的服务能力,恐怕就只能沦为巨头的跑腿公司。

据悉,即使路歌合作的招商集团,在招商物流与中国外运整合后,也发展自己的数字物流体系——运易通物流控制塔。

数字物流的数据就是金矿,招商集团的物流数据金矿未来还会多少放在路歌的篮子里?

如今中国物流集团旗下也在强化自主数字货运平台中储智运,路歌们必然感受到生存空间的挤压。也许可以说,上市也是货主“所逼”,这就是生存竞争。

下一个上市的会是哪家数字物流平台?

编辑:张末 景舟

底图.jpg


© 2021 CN156.com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掌链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cn156@188.com 《第一物流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8029850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