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第一物流网

关注掌链公众号

洞悉物流供应链

当前位置: Home > 前沿观察 >
滥发美元致通货膨胀!三重挑战将催化美国制造业供应链崩盘?
   作者: 阅读:11381 日期:2021-06-12

过去一年来,美国为了加速复苏经济,美联储毫无节制地印钞以及美国财政部接连大手笔地推出多轮经济刺激计划之后,美国通胀压力加剧已经是预料之中的事,而近期拜登还在酝酿新一轮的经济刺激计划。

1.jpg

表1 拜登上台后颁布的经济刺激计划

2.png

6月11日据央视财经报道,今年5月,美国CPI再超市场预期,同比大涨5%,创下自2008年8月以来的新高记录。其中,美国国内天然气价格在过去一年内上涨22%,木材价格暴涨250%,进而为制造业等众多行业造成成本冲击。

6月10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鉴于近期全球原有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较快,全球通胀水平短期内上升已成为事实。

事实上,毫无节制的印钞导致通胀的同时,美国的供应链问题也日益凸显。据今年3月,美国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的调查显示,38%的企业表示,供应商延误程度为中度至严重;49%的企业表示,供应商中断大幅提高了投入价格。

3.png

数据源、图源:高盛全球投资研究

总的来看,美国的供应链问题主要来源于三方面:

一是,由于需求复苏速度快于预期,制造商措手不及,没有提前订购足够的材料来满足生产需求。

自新冠疫情在武汉大幅爆发后,中国及时采取正确有效的抗疫措施,在2020年第三季度GDP增幅由负转正增长4.9%,这一强劲表现使中国几乎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增速水平。中国作为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其需求的迅速增长,使制造商措手不及。

二是,在运输服务受到新冠疫情的限制下,货物需求增加,导致集装箱供应不足。

2019年,受到国际贸易摩擦的影响,全球集装箱产量下降。2020年在疫情可能导致物流需求骤减的预测下,全球厂家再度压缩了集装箱的生产。4.jpg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去年夏天以后,宅居在家的美国人需求大增,从中国运往美国的商品数量也呈现V型回升趋势。从贸易结构上看机电设备、纺织原料、金属制品、运输工具、化工产品、塑料制品等产品出口大幅增长为主。5.png

数据源:中国海关进出口数据

据中国海关进出口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和美国双边贸易逆势增长,进出口总额达 5867.2 亿美元,同比增长 8.3%。2020年全年中国对美国出口 4518.1 亿美元,同比增长 7.9%。6.png

数据源:中国海关进出口数据

三是,美国劳动参与率持续低迷,人力成本不断增长,物流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影响较大。7.jpg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劳动力参与率这一指标,该指标代表就业意愿。疫情期间,由于社交隔离等原因,许多劳动者选择离开劳动力市场,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疫情消退后,社交隔离解除,理论上劳动者应重回劳动力市场,但截至今年3月,劳动力参与率仍只有61.5%,较疫情前下降1.8个百分点。

8.png

与之对比,反映企业用工需求的职位空缺率,已从疫情初期的最低点3.4%回升至4.9%,说明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不断增强,劳动力供给需求严重不均衡。

9.png

劳动力供需的矛盾,也进一步为企业劳动力成本带来压力。

显然,美国凭借金元霸权地位下的滥发货币,最终将由世界其他国家为其买单。美元子弹的无差别扫射下,归属美国阵营的欧日等盟友,或可以借助相对完善的产业链供应链构筑的防弹衣抵挡通胀袭击,但大部分经济欠发达或不发达国家,农业底子薄,工业不堪一击,或将有更多被美元输入型通胀的子弹击倒。

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确实像伦敦钟楼里的齿轮,环环相扣地带动彼此共转。但人们是否清楚:因产业链供应链的不完备,经济小国的齿轮只能随大国齿轮转动,一旦大国出于一己之私,谋求供应链超级霸权,小国的经济齿轮只能被碾碎。

由此,带给中国保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的思考是:不只是要加速进击高科技核心技术,构筑制造业供应链核心竞争力,还要加速给产业链供应链穿上金融防弹衣——金融务必服务实体经济,而不能脱离实体自转。

6月10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上海陆家嘴论坛不再含蓄委婉,直言,“通货膨胀如期而至,而且比美欧等国家所预料的幅度要更高,至于将要持续的时间似乎比专家预测的要更持久。那么中国生产的商品就是稳定全球通胀的‘千钧锚’”。

从物流与供应链来看,早在五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中就有专家指出,我国应对输入型通胀要做好稳价保供工作,重点强化大宗商品供应链。

对于中国企业家而言,需要胸怀两个大局:一是要推动商业生态模式创新;二是要将数字智能绿色的综合物流网络和供应链体系做到更好。深耕东亚、东南亚、“一带一路”,深耕欧美生产网络的第三方合作,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局面。

从金融方面来看,中国并没有像巴西、土耳其、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通过加息,抵抗通胀。而是从国内情况出发,推行“六保”、“六稳”政策。从供给端入手,保市场主体、保就业,对政府、居民、企业负债表的管控未出现放松。

与此同时,中国的数字人民币还有望在国际上崭露头角。据统计,当前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和委内瑞拉等29国,已经逐渐在贸易结算或投资中转向使用人民币,这也将有利于推动数字人民币冲向国际化。虽然中国数字货币真正的影响还未成型,但其对美元地位潜在的威胁正浮出水面。未来,人民币或可撼动美元在国际上的核心地位。

当前,无论是金融、物流、供应链以及其他很多领域,我们都以做好应对美国输入型通胀的准备。

美国应清醒认识到,中国早已不是2008年的中国了。中国将会承担越来越多的国际责任,成为一个负责人的大国。但是,中国也不会为其他国家的错误买单。

中国政府、中国金融机构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应对美国印钱导致的输入型通胀和连带产生的各种问题。

而作为唯一一个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中国也将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更加有利的支撑。

© 2021 CN156.com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掌链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cn156@188.com 《第一物流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8029850号-3